查看: 10450|回复: 3

轰动豫东的“人头状”

发表于 2020-11-22 15:29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 齐修众撰文 阎汝山编辑  

   

1942年至1946年间,在豫东淮阳广泛流传着“人头状”的故事。这起“人头状”的故事不仅入选河南省家史系列丛书,而且淮阳豫剧团还以此史为背景改变成大型现代豫剧,解放军南京军区改编成话剧公开演出。演出数年盛况空前,当时的许多新闻媒体也都作了全面报道和追踪报道。“人头状”在当是不仅轰动陈州古城,也很快传遍豫东各县及河南全省。



惨死狱中



说起“人头状”的故事,还得从尚翟氏说起。在淮阳县城往北15公里齐老乡境内,有个尚庄,这尚庄村农民尚步阶,娶妻翟氏,小名梳子,勤劳本分,女儿尚廷梅,不到1岁。平时种着10亩薄田,一家3口虽然贫穷,日子还算过得下去。

谁知1942年遭遇旱灾,庄稼颗粒无收,尚步阶本想领着妻女外出逃荒,可那时到处都是日本鬼子和国民党反动派,穷人寸步难行,尚步阶一家只好在家苦熬。

来年春天,青黄不接。淮阳县城药铺的老板、大地主傅迎谷,派了他的管家黄慧民到尚庄一带,以仨核桃俩枣的低廉价格购买土地。很快,19户贫苦农民的100多亩地,被傅家弄到手。尚步阶也未能幸免,把祖传的10亩薄地换成了几升粮食,暂度饥荒。

歉年过后,国民党政府为了笼络人心,缓和当时已经激化的阶级矛盾,出了一张布告,在灾荒年间卖的土地,卖主和买主可以重新议价或原价赎回。尚庄农民信以为真,尚翟氏省吃俭用,起五更爬半夜绣花织布,准备赚钱赎回自己的地。尚步阶和他大哥尚步梯,又变卖了家中可变卖的东西,凑够赎金,托人送给了傅家。

1945年3月间,共产党领导的淮太西抗日游击队在尚庄驻防,此时,大地主傅迎谷已经投靠了日本鬼子,尚庄农民在共产党的教育下,提高了觉悟,挺起腰杆,收回了被傅家霸占的土地,割罢小麦又种上秋庄稼。

1945年8月,日本宣布投降,国民党政府又在淮阳恢复了政权。傅迎谷摇身一变,成了县参议会参议员,两个侄子也都成了国军地方长官。一天下午,县里的保安团来到尚庄,将正在地里劳动的尚步阶、尚步梯兄弟和其他5位村民五花大绑押进了县城,以抗粮不交的罪名投进监狱。俩人每天遭酷刑毒打,加之监狱内人多房少又脏,不少人染上了伤寒病。不久,尚步阶这个结实的农民就被活活折磨死了。

农历腊月初五,尚翟氏和侄女尚娣等与本村妇女们,冒着严寒进城探监,也好给在押的亲人送来御寒的棉衣。当他们赶到监牢门口要找尚步阶时,看守说人已经死了,上西关乱坟岗去找吧。

尚翟氏赶到西关乱坟岗时,只见乱坟岗上,几条恶狗正在撕吃一个人的尸体。尚翟氏一眼就瞅见这人身上穿的蓝白裤子就是自己缝制的,瞬时,她两腿瘫软扑了上去,此时丈夫尚步阶的尸体已被撕得七零八落,只剩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头了。



㧟头告状



尚翟氏是个性格倔强的妇女,丈夫冤死如果不报,她死也咽不下这口气。腊月初六上午,她用笆斗盛着人头,满怀悲愤的走进了县城,在南十字街人多的地方,尚翟氏猛地掀去蒙在笆斗上的蓝棉袄,露出血肉模糊的人头,对吃人的旧社会进行了血泪控诉:“老少爷们,都来看哪,大地主傅迎谷把俺男人害死了,连个囫囵尸首也没留,叫狗吃了,都给俺做主呀!”

尚翟氏一连几天的喊冤,已经筋疲力尽。有个好心人对她说:“你整天喊冤,连个状子都没有,再喊也没有用。”一句话提醒了她,她一连十几天跑遍全城央告十几位“先生”写状纸,但听说告的是傅迎谷,都怕引火烧身不敢动笔。后来,还是一位善良的先生写好后偷偷地送给了她。她才拿着这张状纸,用篮子㧟着人头,告到了当时淮阳行署专员田镇州那里。田镇州拖拖拉拉审了一年多,又一推六二五,不了了之。



惩治恶霸



1947年9月初,共产党领导的豫皖苏军区独立旅,发起了解放淮阳县城的战斗。对地主恶霸怀着深仇大恨的尚庄民兵在淮阳县城解放后,立即进城抓捕“人头状”的首恶傅迎谷。但罪大恶极的傅迎谷已如丧家之狗溜了。

1950年12月28日的一天下午,尚翟氏及尚步梯又一次进城,寻找恶霸傅迎谷,走到十字街口,恰巧碰上傅迎谷的大管家黄慧民。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尚翟氏与尚步梯上前抓住黄慧民的衣裤说:“你这个狗东西还往那里逃,走,到县政府去。”

在群众的帮助下,黄慧民被送到了公安局,经审问,他说出了傅迎谷潜逃到漯河改名换姓开药铺的情况。不久,傅迎谷被判处死刑枪决。黄慧民在“人头状”中参与谋害贫苦百姓,被判刑15年,傅家的账本、地契和贷据在尚庄农民面前烧成灰烬。尚翟氏为丈夫报了仇,伸了冤,广大人民群众无不拍手称快,高呼共产党万岁,毛主席万岁。

淮阳县委、县政府对尚翟氏这位敢于同邪恶势力作斗争,㧟着人头告状的女性给予极大的同情和赞扬,并特批她在县城幸福院安度晚年。尚翟氏在安度晚年的同时,被多所学校聘为校外辅导员,曾数百次对数百万青少年进行不忘阶级苦、牢记血泪仇的传统教育。

1987年6月,尚翟氏无疾而终,安葬在淮阳郑集乡其女儿家的村旁,“人头状”的故事至今还在当地广为流传。
发表于 7 天前 淮阳新网 wap.huaiyangnews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7 天前 淮阳新网 wap.huaiyangnews.com | 显示全部楼层
现在又出现阶级了!上访难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